【圆桌讨论:如何利用金融科技振兴东北经济】 振兴东北经济

ݴM}<TiMx3ͶӞtA?<Уi?^6^`im5]7M5}7O`]6i实践当中,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大家凡是目前发展比较快的小型银行、民营银行,都是比较好的运用了现在的金融科技这个手段,这个就不展开说了。

其实,对于小型银行来说,运用金融科技部一定自己去研发,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合作、应用、吸收、优化,我们会和很多的科技公司去合作,因为是术业有专攻,科技的专注于做科技,金融的专注于做金融,金融是我们的强项,但是金融和科技要进行融合,按照人民银行前一段时间刚发的金融科技发展规划,特别说金融科技就是用现在科技成果改造,或者是创新金融产品,这个经营模式,业务流程。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对金融科技的应用,对我们中小银行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以我们振兴银行为例,我们目前就和数十家的金融科技公司有非常紧密的合作关系,在他们研发的这些基础的技术基础上,我们引进来和我们的业务融合在一起,共同推动这个业务的发展。

其实说到突围的问题,我个人感觉,好像也没有被包围的感觉,因为大银行做大银行的事情,大银行做的是大事情,小银行做的也是有重大意义的小事情,俄国的契科夫说,世界上有大狗有小狗,小狗不应该因为大狗的存在而慌乱不安,大家都要大盛的叫,就按照上帝给你的嗓子叫就可以了。

沈荣生:这个问题的针对性确实很强,从我们消费金融公司的角度来讲,我们作为一种新型的机构别无选择,只能去全力的拥抱金融科技,对于我们来讲,比如说现在银行业在金融科技的运用上,大的银行他也在同步去发展,比如说我看到一个数字,电子交易替代达到95%以上,我们作为小机构来讲,我们去实现的我们所有的都是在线上两进行一个交易,这是我们的一个对金融科技的态度。具体来讲,我们如何去实现和金融科技的结合,这确实是一个课题和挑战。

刚才陶行长也介绍了,我非常赞同他的观点。对于中小的机构,体量上来讲,规模上来讲,从人才的储备,业务的品种和性质来讲,我们没有必要去建立一个大而全的一个体系,现在目前上市场化的金融科技公司,在中国这几年发展非常快,定位在某一个领域做的很深的企业大量的存在,我们完全可以才却一种合作、共赢、共同成长的方式,术业有专攻,我要去做的话,我不一定有外面的专业公司做的好,我就可以找一些头部的,做的比较好的,比较适合我们这样一些产品和金融科技企业去合作,从渠道、获客,一直到风控,一直到资金管理,到贷后的监控、催收,现在市场上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链条,所以这些我们从金融科技的运用的角度讲,我们觉得我们还是选择还是非常大的。

第二个,在引进合作的基础上,我们可能会选择一些有重点的领域,去加强,去突破,我们选择适合我们的地方,去发力,形成我们有自己特点的金融科技的产品,或者是能力,进而第三个阶段,在某一个领域内,实现我们金融科技的一个品牌,或者是一个输出也好,还是突破也好。我们也注意到了,现在很多金融机构,特别是小的金融机构,已经申请专利技术了,有些公司做的很好,这也是我们后续去发力,持续改进的方式了。

邓庆旭:谢谢,唐科伟主任您也讲讲,你们作为第三方的公司提供哪些务实的方案。

唐科伟:其实我们跟振兴银行已经在谈合作了,沈总待会会后我也找您谈一下。我们目前能够提供的一些支持,包括实际上咱们孚临是一个,虽然是一个新公司,但是已经是B轮融资,目前估值有一亿美金,我们目前对跟金融机构的合作体现在几个方面,第一我们围绕的是我们人工智能算法,大数据这一块,从前端的营销,我刚才也解释了一下,电商的营销和金融的营销不太一样,他是围绕着风险,这个是独特的一个算法体系。到中间的大数据风控,尤其是在零售领域,我们的团队比较齐整。然后是随后的预警系统,比如说我们跟一个大的股份制银行的信用卡中心,就在谈联合做预警,咱们这个贷款放出去以后,有长达一年的产品,包括信用卡,包括现金分期,消费金融这一块怎么样监控客群的质量变化,然后再到贷后的管理,主要体现在效率的提升这一块,是属于我们也在做的,大概是这么一个情况,我们是一个围绕算法、大数据、人工智能去支持从前端获客到最终的贷后管理,全流程的服务。

邓庆旭:近几年区块链技术发展迅猛,这个概念其实我们也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我们也想问一下,区块链具体腾给东北经济带来什么,有没有从哪些行业加以运用的。

杨扬:首先区块链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技术,大概最早是2008年才开始,他是被命名为区块链其实是2013年,真的是非常年轻的技术,索性中国的技术跟美国技术一样好,这是一个优势。一个缺点主要是两个,第一个是目前行业没有非常大的共识,确定标准和具体的应用的方向,我们公司现在在跟工信部一起合作,制定中国第一版区块链标准的白皮书,明年会发布。第二个是因为非区块链行业对区块链的接受度和认知不够,所以目前在区块链能够在哪个行业上应用,大家可浅海在探索一下。像1997年的互联网。

现在来看,可能有一到两个比较合适的方向,我觉得可能东北可以使用,一个是关于粮食方面的融资和溯源可能可以用到,这个专门为这次过来做的小小的准备,做的调研。现在要提高粮食产量,增加广大农民的积极性,可能需要做到一些小额的关于农用的,农民这些融资,让他们去做一些事情,种植粮食之后,再把这个尾款进行回收。他是碎片化的,信息高度的分散,比较适合区块链去做,据我了解没有人做这个,如果东北有兴趣,可以跟银行合作,也是扶持农业,未来也是国家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方向。通过区块链的技术能够把这些微粒的贷款发放下去,为什么说这个有可能,因为腾讯做的,基于区块链技术发票其实已经做的比较好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借鉴的方向。

第二点,也是结合我们公司的监管科技,如果东北这边,政府愿意尝试率先对某一个监管条例代码化,这个就不需要再找律师了,某些条例我们可以先展开试点,把他实现代码化以后,接几家公司起来,效率会非常高,如果真的做到这点的话真的是世界领先水平。因为除了新加坡和卢森堡政府在推,其实连美国海没有干这个事情。

邓庆旭:金融机构在运用新技术的时候,其实有两个是特别需要关注的,就是平衡技术创新和风险防空的关系,唐岫立女士有很丰富的监管经验,请您谈谈自己的看法。

唐岫立:这个问题非常好,也是现在社会公众非常关心的问题,风险的定义,其实我们很多人是并不是太清楚的,风险是一种不确定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科技创新他确实会带来银行的风险,银行的本质就是管理风险,其实毫无疑问的,科技他一定会给银行的风险管理也好,或者叫经营管理也好,带来新的工具,新的方法,他会提高他的效率,会提高他的质量,这一点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我们也知道,科技是一把双刃剑,在科技在我们现实的管理中应用的时候,因为银行他不是普通的企业,他一旦试错,他的成本会比较高,他会波及我们社会的安定,所以这种科技在银行里的应用,往往是要慢一点。等到那些科技的产品成熟了、稳定了,我们才把他拿到银行那边来使用,这也是我为我们存款人,广大存款人负责任的一种做法,谢谢。

邓庆旭:我们最后一个大的问题,每个人都从自己的角度讲一讲,随着消费升级的不断持续,人们对消费信贷的需求日益增加,但是虽然我国整体的非金融不断的走向繁荣,东北的消费市场不很发达,主任刚才也讲了,我们连P2P这种坏账都很少,主任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贾魏:没有什么发言权,因为这段时间一直做很基础性的工作,对整体市场的研究看的比较少。但是我觉得随着整个经济复苏,或者是东北经济重新回到比较正常的增长轨道上来以后,东北的消费还是有非常大的潜力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们如何迎接新一轮的消费的高潮的出现,这是我们要面临的一个问题,当然金融科技肯定会很助理,很给力,引导一个消费的过程。但从地方政府角度讲,我们可能更多的还是要关注一下消费者的保护问题,邓庆旭提的问题多少有点违背邓庆旭的初衷,但消费者的保护也是这样,就像我们用科技技术来创新一样,刚才唐女士讲是双刃剑,一方面技术在创新,一方面技术创新所带来的风险也同时并存,所以我们一直在关注如何在这两点上得到一个很好的平衡和推进。

对于消费者的保护,除了在教育,新一代的消费,利用新技术的消费,没有问题的,但是老一代的消费怎么办,我们人群沉淀越来越多,健康状况又越来越好,消费能力越来越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希望能有新的技术支撑,包括刚才两位技术大咔讲到机构本身的控制,实际上监管的控制也是非常关键的步骤,我们希望能在这上面找到一个平衡。我们也很自信,随着东北经济不断的攀升,我们的消费也会越来越好,我们也希望各家银行用好技术力量,使我们的消费走上健康、稳步、发展的轨道上来。

邓庆旭:可以每个人讲一些自己想说的话。

陶志刚:说消费金融的事情,我看到过两个数据,一个是消费的消费金融的发展,肯定是依托域非常庞大的人口基础,刚才贾主任也说过,东北三省1亿两千万人,88%都是65岁以下的人,我看到有这么一个数据,有一个庞大的人口基础,是消费金融发展的基础,第二个我好想看到京东曾经发布过一个数据,是2017年,他比较说在京东平台上消费的人群,2008年到2017年这十年时间,东北三省黑吉辽这三个省,有五千倍以上的增长,这消费能力,在京东的范围之内,消费能力排名,辽宁是排第12位,黑龙江21,吉林24,消费潜力是巨大的,发展消费金融潜力巨大。

另外我补充说一点,刚才提到的另外一个问题,小银行做金融科技的事情,小银行往往他有他的缺点,实力明显不如大的金融机构,投入方面有限制,但是相比之下有优势,金融科技运用的很多的技术都是近一两年,或者甚至还有一些新的技术不断的在发展,同样的新技术,说明大的机构和小的机构,在某种程度上在同一起跑线,看谁更重视,谁更重视说不定弯道超车,不论大小。小的机构决策半径更短,有些事情很快的决定,很快的可以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有比较优势的。

唐岫立:消费金融发展的话,首先是一个关键的问题,前面在主题演讲的时候也讲到,东北地区商气比较弱,因为我们国有成分比较重,大家都在国企里面上班,也不会出来创业,还有我们是农业大省,所以对于借代的需求比较弱,大家知道2011年9月份的时候,温州爆发了金融危机,因为中小企业,个体经商户他们觉得贷款难,贷款贵,在民间借代最后崩盘了。2012年我到黑龙江调研,黑龙江大家都不愿意贷款,我们的银行愁的是,一开门大家来存钱,没有人来贷钱,银行想赚的是什么钱,必须有人贷款银行才能赚钱。

另外一点,东北的金融其实并不弱的,东北的银行家数很多,比如说辽宁有15家城商行,60多家农商行,其实浙江你看他经济总量那么大,他都不是每一个地市都有城商行的,所以东北的消费信贷如何能够快速的发展,还是要基于我们一个整个东北的经济,包括人的观念,一些基础条件,我们来合理的评价和预期。

沈荣生:关于消费和金融方面,我想谈三个观点。第一在东北来讲,东北的老百姓还是有消费能力的,消费能力很强,敢于花钱,敢于消费。但是对于消费金融的产品的使用上,还是饱受一些,和南方发达地区相对偏饱受一些,从我们比如说辽宁以及东北三省,居民的杠杆率上看还是偏低的,北京的资产都放在房子上,整个的杠杆率偏低的。这块一个是发展空间比较大,另外是怎么去挖掘消费信贷的市场。

第二,谈人才和人员的问题。我们看到辽宁,东北三省都面临人才外流的问题,辽宁城镇居民的自然增长率去年好像是稍微微微负一点,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没有人,有人才有消费,从我们这个消费金融公司的角度讲,我们也制定了一个人才的培养和引进的战略。第一个我们要去和重点的一些高校在数据、科技方面去进行合作,制定一个管理培训计划,招聘一些优秀的本地或者外地的优秀的毕业生。第二个,我们也制定一个沈籍人员或者辽籍人员返乡的计划,我们现在也看到了,随着东北经济在逐步的回暖,在外地的这些,比如说从事科技,互联网数据的这些人员,在慢慢的往回回流的趋势已经形成了。所以我们制定了这么一个计划,优先招聘这么样的人员,来充实到我们的企业服务当中。

第三,我们去拥抱金融科技,去使用金融科技,但金融科技不是万能的,他可能也会产生带来一些问题,这就需要在推动金融科技发展的同时,相关的一些比如科技方面的治理,数据方面的一些治理的基础、架构,包括一些我们面向的消费者,金融知识的普及,消费者金融保护,以及其他的比如说一些像征信,这些相关的基础方面的东西,可能还要同步去加强,配套去使用,才能更好的发挥我们金融科技的作用。

唐科伟:利用金融科技来刺激消费金融的话,确实是对于东北来讲,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一个点。这个点如何既实现互联网化,又实现区域化,我的看法是要充分挖掘本地居民的消费的需求的一个,随着时间迁移的变化特点,为什么本地居民很多时候不愿意借钱,这个通过大数据能够分析出来,因为人借钱有时候有冲动性,有时候有场景性,还有时候根据他自己本身的现金流的变化决定的,这些数据特点都可以通过大数据算法挖掘出来。所以我在跟一个股份制银行谈合作的时候,他有一百多万张信用卡,但实际活跃的特别少,这个时候为什么不活跃,办了信用卡也不用,对于银行来讲,对于这个居民来讲都是一种损失,所以抓住刚才所说的消费的冲动性,或者场景化,就能够大幅度提高信用卡的活跃度,这是从落地的角度,技术科技能够帮助金融机构有效的转化提高消费金融的落地,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考虑,一方面我们要刺激,但是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管控好风险。如果是能够结合本地居民的一些宏观经济指标,负债率、杠杆率对应的这些情况,不让年轻人过渡消费,但是适度刺激中年人,或者是中年以上的消费,或者是这样的话,从总体的风险管理的角度,是非常必要的。

杨扬:我跟大家的观点不太一样,我觉得对东北来说,金融科技帮不了消费的提升,我举个很简单的例子,在美国大部分人花钱,花不到发工资的那一天,必须要借钱,很多金融科技公司,给他们非常简单的方式,就借两三天的钱,这个业务非常大,这个跟他们的习惯有关。咱中国人就比较爱存钱,我所认识的不少可能老一辈的人都这样,有一个生活习惯的问题。你给他更多的更好更便利,他没有需求就做不到。其实就不一定是金融科技的事,但是确实有可能是通过科技的手段,比如说像一些短视频APP,通过视频,这及方式,通过市场营销的方式改变大家的消费习惯,这个是可以的,但是光是从金融科技的角度我觉得很难。换句话说,广义的消费金融,消费金融发展起来不一定只是局限于东北,如果东北的政策到了,消费金融公司注册在东北,面向全国,面向全世界,消费金融业可以做起来。

邓庆旭:主要让有钱人多花钱,没钱的不要过渡花钱。非常感谢各位嘉宾,在我们新浪财经上也会有这次论坛的详细记录,也感谢各位观众坚持到现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