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懂得了宽容【短篇言情小说|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连载之一)】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张爱玲

再差半个月就到了同学聚会的日期,到时我该准备点什么礼物带给我的同学,帮助过我的贵人呢?同学大概已经猜到了我的心思,因此提前就在微信里叮咛我,不要带任何东西,解释他那什么东西都有。是的,这些年市场开放,商品流通,不说国内的,就是国外的商品到处都可见,更不用说改革开放的前沿城市深圳,六朝古都西安。

穷人心多,何况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人家有是人家的,人家说算了,你自己总不能就这么算了。 我自己心里这么的想。

我先在距家最近的火车站地下超市购了一小袋子米脂的香谷米,后又秤了几斤红小豆,再后来又专程到贺敬之《回延安》“杜甫川迎来,柳林铺笑”的柳林桥头上等的买了几斤个头看上去不大,但肉瓷实干甜的黄河畔上的红枣。红小豆和红枣这两样东西是补血的,营养价值高,同学跟前刚好添了外孙子,大人娃娃吃了好。

短篇言情小说|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连载之一)

延安城旧貌

五月是黄土高原槐花盛开的季节,没听人在唱:二月里来杏子花开哎,三月里来桃花花开哎……四月末,五月半头,钢针般扎在光秃秃的山峁、圪梁,崖洼上的孤零零的,站立了一个冬天的槐树盛开的槐花,将高原变得了一片香雪海。想到大城市里不一定能吃上香甜的槐花,借爬山锻炼的机会,我捋了好多槐花回来,储藏在冰箱里,准备走时带上。

我和我现在的妻子是那一年在火车上认识的。那时那个在骨子看不起陕北人的,在畸型家庭长大,性格孤僻古怪的爱人刚刚与我离了婚。命运就这么的捉弄人,说真的这个时候我,就不应该有这个命,遇到眼前这个可怜善良值得同情,与杨沫《青春之歌》林道静母亲秀妮命运相似的苦命女人。因为我自己已经是一个需要人同情可怜的人。

我和我前面的家人,也可以称呼为爱人的女人,是在婚姻处于绝望时候,由一位如同张贤亮小说《灵与肉》里郭谝子样,与自己在同一个车间里上班、喜欢给人跑腿牵线搭桥当月老的热心人,姓王的师傅托人介绍认识的。那会的她,还是一个刚刚从插队的略阳招来的新工。而我已经是二百多人的车间团支部书记,虽然由于插队时谈过的对象的耽闪,已经二十八岁,接近陕北人说的兔过梁的年龄,但在车间职工中还是有很高的威信。

短篇言情小说|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连载之一)

穿行在阳安铁路上的“幸福乡村号”

铁路是一个男多女少,狼吃狗眼红,男女比例3:1,相互比例严重失调的单位。尤其是从事机车司机,列检,小站工区养路工这些工种的岗位,几乎都是青一色的年青后生。几十个人的一个车间,尤其是沿线小站工区,一年四季都见不到一个穿裙子的女工。由于男多女少,多数人拖到二十七八岁还是单身。用这些找不下对象,成不了家的人自暴自弃的话说:“日它妈,股道里跑出个老鼠都是公的!”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使不少个人条件很好,工作上特别有上进心,人样品行相当优秀的年青人,因为个人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无奈之下,只得再次调回原籍,在时间十分仓促的情况下,经人介绍与自己认识才三两天的人盲目草率的结婚,铸成了不少痛苦的婚姻。

一些男的,由于招工前,就与自己一块插队的,一口锅里搅稠稀的女同学建立了恋爱关系,只是招工时男的名额多,女的名额少,男的招工走后,女的听说男的招到了“抬头一线天,低头青石涧;白天不见人,夜晚数星星”的人野稀少,生活环境连插队的生产队都不如的大巴山深处的襄渝线上的铁路小站当了猱洋镐的养路工,这才一个接一个像一块事先商量过得样,无情地抛弃了深深地爱着自己,自己也深深地爱过的心上人。

短篇言情小说|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连载之一)

阳安铁路上,当年刚参加工作的职工

大巴山小站工区工作生活条件的艰苦,恋爱上又遭到初恋女友的抛弃,接二连三的打击,令这些刚刚离开农村丢掉老撅把,猱起洋镐把。“路走对了,门进错了”的年轻人一时间如同霜打了的茄子,没了精神寄托,失去了爱的支撑,变得苦闷,沮丧,形消骨瘦,六神无主。

想着当初在队里时,刚一听到自己招工被招到铁路时,对方的怕自己有了工作会变心,背过父母,私下里二人私定终身情景,再看手中刚刚收到的邮递员送来的女同学千里之外打来的,路上走了一个多星期的,申明与自己断绝往来的来信,想到之前甜言蜜语那么心疼自己,爱自己的人,尽然会一夜之间变成了欺骗了自己骗子,把自己闪在了大路口,痴情的男儿再也无法相信这世上还真有对爱情真挚不渝,诚信待自己的真心人。伤心、委屈、苦闷,面对残酷的现实,个别从来没有感受过失恋滋味,经受经历过失恋打击,明明知道对方已经抛弃自己,情移他人的年青人,仍然痴情的说服不了自己放下,忘掉这段已经无法挽回的刻骨铭心的感情,依然天真善良的以为对方还会像自己一样难舍旧情,会回心转意,与自己重温旧梦,继续不断地无休止地自己折磨着自己,不愿另作婚姻选择。最终错过了择偶成家的最佳年龄。最后不得不将婚姻当成一件传宗接代的事情,在媒人的介绍下,仓促的跟自己过去根本就不认识,更谈不上有共同语言的,甚至是自己根本就不爱的女方草率结婚,进而促成了一桩桩不幸的婚姻。个别在大巴山深处铁路沿线小站工作,仪表堂堂、心底善良的后生后来实在没办法了,只好与当地大山里不识字的来工区做饭的女子盲目草率结婚,了却家中父母的一桩心事,从此永远的留在了铁路沿线的大山深处。

作者简介

短篇言情小说|因为懂得,所以宽容(连载之一)

高飞生活照

▋作者:高飞,原名高和平。插过队,当过民小教师。77年入铁路工作,干过列检,换过闸瓦,烧过锅炉,当过法官。为证明自己的爱好和价值,走出大巴山,早先搞过通讯报道。后因个人经历触痛,开始学习文学创作。作品散见《延安文学》和地市,路内报刊。创作作品有中篇小说《汉江在这拐了个弯》;散文《老沟的腊月》《列车行进在西延线》《山上那棵黢树》《额吉》等。